★ 位置:
★ 真品网会员

血与火:300年国际政治本质

□ 时间:2019-1-9 □ 来源: 昆仑策

 
    世界政治是工业化把各国联系在一起的产物,因此一般把世界政治的起点视为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的1500年,此前的“世界”都是地区性的,分别有东亚文明秩序、欧洲宗教秩序、印度文明秩序和阿拉伯商业秩序。

    1500年以来的世界政治的起点是什么样的?过程是什么性质的?结果又是什么样的?只有认识到起点、过程、结果这几个关键词,才能深刻地把握世界政治的本质特征,才能避免犯浪漫主义幼稚病,也才能理解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必要性与艰巨性。 


    ★ 起点的血腥性

    1500年的时候,西方尚处于中世纪的“黑暗时代”,此时的欧洲人因宗教信仰而进行无数次的残酷宗教战争,并最终在消灭当时欧洲人口1/4的30年宗教战争(1618-1648)中打出了《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形成以民族为单元的国家,即被西方人称为现代性的民族国家。

    欧洲人内部尚且如此,对外殖民扩张中的血腥性更变本加厉,在“发现”新大陆后不久,美洲大陆的印第安人急剧减少,其中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事实性种族清洗,后来的法西斯德国灭绝犹太人就是以北美白人灭绝印第安人为案例的。 


    世界政治起点是血淋淋的,全球史奠基者麦克尼尔如此定性欧洲人:“当人们把它们(指欧洲人)与其他主要文明形态比较以后,而且只有当人们得知了科尔斯特和皮萨罗(欧洲殖民者)之流在美洲的几乎令人难以置信的黩武野蛮行径,得知了阿尔美达和阿布奎基(欧洲殖民者)等人在印度洋上的伤天害理的挑衅侵略行为……欧洲人嗜血好战的特性才能被认识。”欧洲人“根深蒂固的鲁莽好斗的性格”,“使他们能在约半个世纪内控制了全世界的海洋,并只用了一代人的实践就征服了美洲最发达的地区。”(《西方的兴起:人类共同体史》,2018年版,第579页)

    民族是由鲜活的个人组成的,如此“嗜血好战”的人性必然构成一个扩张性民族;而以这样的民族性所组成的国家,必然具有扩张的

资讯作者: 杨光斌 源信息发布时间: 2019/1/9 编辑:金阳
您对这个品牌的印象如何?
很好 一般 差劲
评论
    • 一楼
欢迎您的光临 欢迎朋友们参与讨论
您可以选择登录浏览
用户名
密码 记住登录信息
验证码 1235
您可以选择匿名评论

提请您注意留言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您发表的言论,真品网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留言只代表个人看法,不代表真品网观点。

法规&标准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