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位置:
★ 真品网会员

《红岩》的故事:拂晓悲歌

□ 时间:2019-11-28 □ 来源: 激流网

 

    在歌乐山烈士墓工作人员的印象里,每年的11月27日,这一带都会下雨。这个日子没有写进《红岩》。因为小说的结尾是一场枪林弹雨、血火交融的大越狱,并以革命者的胜利告终。

    小说的作者可以拒绝让真实的结局在文学作品里再次上演,但历史却永远无法抹去那惨绝人寰的一幕:1949年的11月27日,185位关押在白公馆、渣滓洞的革命者含恨饮弹,血染歌乐山,从大屠杀中侥幸脱险的只有罗广斌等35人。当时,新中国已经成立57天,距离重庆解放仅差3天。

    那晚,歌乐山细雨霏霏。

    ★ 曾让罗广斌出狱求援

    2007年记者采访时,盛国玉(1926.1-2014.7)儿孙满堂,住在老家重庆垫江县。从小到大,她第一次出远门就是被特务从垫江押送到重庆,关进渣滓洞女牢二室。

    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传进渣滓洞,牢里的姐妹们有了新的话题。“我们常常一起讨论,新中国的生活该是什么样儿啊。有人说,咱们女同志应该有花衣服穿。有人马上就添上一句,应该有两件,可以换洗。”说这话时,盛国玉她们穿的是囚服,胸前胸后都画着个大叉叉,难友们叫它“叉叉服”。

   “喜讯在渣滓洞传得很快,有人乐观情绪多起来,觉得我们坐牢坐不到好久了。”傅伯雍(1919-2014.12)跟盛国玉是老乡,当年一起被捕,一起被关进渣滓洞。记者于2007年采访老人时,他还记得:“那个时候,楼上的人就喊我们贡献些材料,说是要给新中国建设出主意。楼上好像还专门成立了个设计小组,王敏是起头人。”

    这些长年坚持地下工作的人们心里高兴啊!以后就可以放心大胆地为党和人民工作,再也不用小心翼翼地伪装、提心吊胆地隐蔽了。在这个心愿实现之前,铁窗下的革命者暂且把热情化作条条建议。“齐亮还提出,新中国要向苏维埃学习,所以鼓励我们学俄文、学英文。”傅伯雍回忆说。

    但是,胜利与牺牲可能同时到来。这一点,很多革命者也明白。他们准备死

资讯作者: 源信息发布时间: 2019/11/27 编辑:金阳
您对这个品牌的印象如何?
很好 一般 差劲
评论
    • 一楼
欢迎您的光临 欢迎朋友们参与讨论
您可以选择登录浏览
用户名
密码 记住登录信息
验证码 1235
您可以选择匿名评论

提请您注意留言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您发表的言论,真品网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留言只代表个人看法,不代表真品网观点。